今天是:2020年04月01日 星期三 农历 三月初九
  • 关爱论坛
  • 互动活动
  • 你问我答
  • 本网热线:

    新闻热线:028-86522806

    电子邮箱:zggamt@126.com

    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悦读

    小小说二题


    来源:关爱明天网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0-3-16 17:07:56 


    李半仙的笃信


    高一本


    望着隔离治疗室幽蓝的灯光,侧身看看躺在对面病榻上的妻子,人称李算命李半仙的李大爷后悔莫及地哀叹道:“这一切都是我釀的禍哟!如果当时听妻子的劝,哪有今天这场事呀!唉……”自己的病要轻些,听医生说妻子的病要重一点,说不定要朝重症发展,如果是那样,她的生命就有危险。想罢,李半仙眼角挤出两滴酸涩的泪珠,并沿着脸颊流到嘴里。那滋味酸中带咸,甚至有一种怪味,使他心里难受极了。一个独生女儿嫁到武汉,离家太远,因工作忙一年很难回家一趟,年前回来一趟马上就走了。现在又闹病毒,据他们打电话说已被收留在隔离病房,情况怎样还不清楚。万一他们有个好歹,老伴再有个三长两短,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啊?  


    泪,又凄然地流下了,酸咸酸咸的。脑海里又凸现了一个星期前妻子对自己的劝告话语:


    “他爹,村领导和志愿者都来过无数趟了,女儿女婿回来过那件事还是汇报了好。”


    那是晚上,他叭嗒着叶子烟,不耐其烦地说道:“报啥!他们都走十多天了,我们不是啥反应也没有吗?你要相信我,半仙的名不是虚传的。我俩八字生得硬,一定不会出问题。俗话说,死生有定数,阎王爷先置你死然后才罝你生。老伴,别无事找事。如果报了,你我俩都要隔离,轻者在家,重者到医院。像我们这样什么事都没有的,很可能在家隔离。一旦隔离,就不准出家门,米吃完了谁买,菜吃完了谁买,电话费完了谁去充,水电费和燃气费完了谁去交,家里的油、盐、茶、酱、醋等生活日用品完了谁去买?你我都七老八十的了,啥子手机交费和微信支付我们都不懂,咋办?老伴,我看这事就不要报了,能隐瞒就隐瞒吧,反正我俩都没事。”


    “你这个老东西,老顽固,老滑头!不出事罢了,一旦出事我跟你没完。”老伴有点嗔怒地说道。


    “咋会呢,我们这里是边远山区,空气好,外来人员少,小区房又是坐南朝北,南方属火,今年是金老鼠当年,火尅金呀,那病毒不会传染到这里来的。相信我,老伴。都十点过了,快睡吧。”


    “你这犟丧瘟,理由深沉得很。我说不过你,睡吧。”


    “李大爷,李大爷,又该吃药了。”一位美丽的白衣天使端着药盘过来,打断了李大爷的回忆,并把体温表递给了李大爷。


    接过体温表,李大爷把它放在腋下后又摊手领药。看到药,他又想起妻子那晚服药后的情景。


    半夜三点过,老伴突然咳嗽起来。她平时患有气管炎,满以为是着了凉气管炎病复发了,于是吃了四季感冒片和消炎止咳片等常备药,以为像往常一样待会儿就会平息下来。谁知两个小时后不但不见好转,反而越咳越凶,喉咙干痒,始终咳不出痰来,甚至胸闷气紧,四肢无力,头昏脑脹,浑身发烧。没法,她坐起来对李大爷说:“老头子,这次这病不对呀,怕不是遭起了哇!往回家吃了药一会儿就松了,这回两个多小时了,按理药该发挥作用了,咋反而越来越凶了呢?”


    “放心吧,老伴。我是远近出名的算命子,人称李半仙哩。我看你这几天的气色很好,你那咳嗽是老毛病了,想来不会出啥问题的。”


    天要亮了,老伴的咳嗽与高烧仍不见好转,甚至还出现了腹泻现象。李大爷这才觉得不对劲,起来边烧盐开水给老伴热敷边宽慰道:“别怕,别担心。实在不行天一亮我就把你送到医院去检查。”


    老伴的病越来越凶,虽马上就要天亮了,老俩口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。


    早上八点左右,李大爷带着老伴,急匆匆挡住一辆机动三轮赶到医院。


    医院马上进行隔离检查。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,老伴的病就是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的。李大爷自然也被隔离起来,夫妻双双都被送进市医院病毒隔离室治疗。医务人员还告诉李大爷,开三轮的司机和同乘三轮的两位乘客也到市医院来接受调查、检测、隔离、观察。


    “唉!这才是害己又害人啊!当初听老伴的话把实情报告村上多好,提前防控、医治,也可能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啊!更脑火的是还影响到别人的别人哟!”


    李大爷痛悔莫及,服下药后怎么也睡不着,想到自已的固执与迷信却使自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,真想服毒自杀算了。  


    一大早,隔离室外的树枝上不知哪里飞来的喜鹊,喳喳地叫个不停。几丝兰香隨着隔离室的透气窗孔飘进隔离室,令人心胸舒畅,气郁顿开。


    “李大爷,李大爷,又该测查了。”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医生带着五、六个医务人员,按照例行规定的检测项目对李大爷夫妻俩进行全面检测。他们把检测表送给戴眼镜的中年医生后,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。好一阵子后他用右手抬抬眼镜架,然后温润地对李大爷说道:“李大爷,恭喜你!你们夫妻俩的病通过我们的努力已转为阴性。但你们还……”


    “咹!啥子啊?感谢你们!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我一定配合村上与志愿者,听政府的话,做到知情必报,不给政府添乱。”眼镜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,李大爷就激动不已地抢着说。”


    当一缕阳光伴着喜鹊的叫声和馨香的兰香又一次溢进隔离室时,李大爷笑了,傻傻的,伴着两行热泪。


    口罩拐点


    高一本


    周大爷一早起来,从客厅走到厨房。他揭开塑料装米箱,里面的米所剩无几,可能还不到半斤。他看看米箱侧边的小菜筐,里面只剩三个洋芋。他转身看看灶台角,豆瓣、青油、酱油、盐巴等都所剩无几。今天是双号,逢场天,这个场看来非赶不可了。


    周大爷拄着拐杖,慢慢地走向小区卡点,领了出入证,亦步亦趋地向街上走去。疫情防控开始后,路上没有机动三轮,他只有一蹴一拐地向街上走去。周大爷八十三岁了,一生未娶,是个孤人,又是村上的五保户,虽然常常受到地方政府和村上的关顾,但他自尊心强,不服老,事事都要亲历亲为。用他的话说,党和政府对我这么好,我尽量不给他们打麻烦,自己能做的就尽力去做,少给他们添乱。今天去赶场就是他性格的体现。


    周大爷来到市场门口卡点,被值勤的社区领导和志愿者拦住,说他没有戴口罩,不能进去。他的耳朵有点背,他把口罩听成口袋,他说他要买东西,带有。开初,大家以为他装疯,后来经村上的一位熟人介绍,才知他的耳朵有点背。一位嗓音大的志愿者对着他的耳朵大声说:“是口罩,不是口袋。”


    “啊,口罩!村上没有给我发呀!”


     “村上口罩有限,你老到那些药铺去买吧。”    


    “抹布,我屋头有。不买不买。”


    “是药铺,不是抹布。老人家。”那位志愿者又大声说道。


    “啊,我听清楚了。是药铺啊!我马上去。”


      “咔哒,咔哒,”周大爷拄着拐杖,步履艰辛地走了十四家药铺,可家家都说没有。周大爷为难了,这个东西平时到处都有,卖都卖不脱,咋一下就没有了呢?他来到最后一家大药铺,热情的售药员详细地大声告诉他,说口罩都支援武汉了,因那是疫情暴发中心,先要满足他们,所以内地基本上都没有库存货,请他到医院去看一下。


    周大爷正欲向医院走去,忽听见斜对面一位穿着漂亮的女人正在大声地喊道:“买口罩,买口罩。一人只能买一个,现在还剩七个。口罩是个缺俏货,过了今天就断货,如果不想染病毒,赶快过来买一个……”


    到医院经菜市场向东还有足足500米的距离,等我去把医院的口罩买到,说不定规定的只有半天营业的市场早散市了,我到哪里去买东西啊。既然这里有卖的,哪怕再贵也要去买一个呀!想罢,周大爷一趄一趔赶过去,付了二十元买了个口罩。


    周大爷戴上口罩又回到市场门口。志愿者们仔细看了一下他的口罩,仍然不让他进去。周大爷急了:“你们喊我买口罩戴上就能让我进去,我戴上口罩为啥还不让我进去?”


    “老人家,不是不让你进去。你这是防尘口罩,不是抗病毒的口罩。我们为了你的健康,我建议你还是到医院去看看吧,说不定他们还有点库存量。”还是先前那位大嗓门志愿者对他说。


    “妈的,花高价还买了个崴口罩!这些发国难财的东西!”


    来到医院,他找到熟识的副院长。院长详细给他解释说,医院也没有口罩,原来库存的都支援武汉了。叫他回去找找村上,因他们给每个村都分配有一定数量的口罩。周大爷吃了闭门羹,无耐地向村便民服务中心走去。


    办公室里洪支书尚在,正在给五位大学生志愿者讲话,见周大爷进来,忙恭敬地给他让座,并关心地问他有什么事。他讲明来意后,洪支书为难地大声对着他的耳朵说:“老人家,真对不起,我们这里也没有多余的口罩。要是有,一定给一个给你。你看,我手里倒有五个,可马上就要发给这五个在家休假的大学生志愿者哦!”唉,口罩啊口罩,真该出现拐点!他无耐地自叹道。


    “书记,我的不要,就送给周爷爷吧。”大学生薛米丽见洪书记为难的样子,马上接着说。


    “不行不行。你们志愿者责任大任务重啊!你还年轻,疫情防控还离不开你们哟!”周大爷看着这些“九五”后,不无感慨地推诿道。    


    “周爷爷,你已经八十多岁了,身边又没有多余的人。你进出小区和上街赶场都需要口罩啊!没有口罩咋能保护好你的身体呢?你回去吧,不要再为口罩折腾了。”


    “唉,我老了,没有作用了。你们年轻,疫情防控工作需要你们呀,社会和国家还需要你们哪!别管我,你留着吧。”


    “不,你拿着吧。”薛米丽抢过支书手里的一个口罩,硬塞在周大爷手里。


    周大爷拿着口罩,递给薛米丽关切地说:“孩子,你们接触的人多,没个口罩咋行啊,咋能保护好你自己呢?”  


    “没事,周爷爷。我们年轻,抵抗力強。再则,我还可以在网上买。现在很多厂家都恢复了生产,哪怕原来停业的都已上马,不久就会出现拐点,满足大家需求的。你就拿着吧,老人家。”薛米丽在劝周大爷拿口罩的同时,又把脸转向洪书记说:“敬老爱老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俗话说,家里有个老,犹如一块宝。书记,在座的同仁,都帮我劝劝周爷爷,让他收下吧。”


    “收下吧,周爷爷。你以后需要,我们都可以给你。你有啥事,我们都会来帮你。”大家异口同声地说。


    周大爷推不过,拿着这个蓝色的口罩,久久地佇立在那里。这时,似乎他的耳朵也听得到了,眼睛也更清亮了。(彭州市磁峰片区西一村


    主管: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: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: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? 2015(www.zggamt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8-86522806

    备案号: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-000065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