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9年07月17日 星期三 农历 六月十五
  • 关爱论坛
  • 互动活动
  • 你问我答
  • 本网热线:

    新闻热线:028-86522806

    电子邮箱:zggamt@126.com

    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文学

    捡狗屎


    来源:关爱明天网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9-6-24 15:42:42 


    石乾华


    捡狗屎,文明点说就是拾粪。现在的年轻人或许对这个名词很陌生,基本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在经济匮乏的年代,这也算一项基本农活。


    还没有实兴化肥的年代,农作物主要靠畜禽粪便做肥料,而农村的狗一般是散养,满山片野的跑去拉屎,人们将其捡回集中在粪池里沤成粪水,用于农作物施肥。于是,捡狗屎就成了当年农村的一项基本农活。


    捡狗屎的工具简单,就是“箢篼”、“刮片”。“箢篼”,是竹编的撮箕上用竹篾块系上三角支架。“刮片”有很多种类,有用竹篾块弯折成三角型的,有用竹片折叠成夹子的,也有将小铁钏系在竹棍或木棍上做狗屎刮刮的。过去,农家户都有几副这样的行当用于拾粪积肥。


    拾粪时,为避免稀粪黏在箢篼上,要在箢篼里洒上草木灰或干燥的细泥沙。


    “庄稼一支花,全靠肥当家”。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集体生产时期,化肥供应紧张,价格也贵。于是,经济基础较好,田土面积大的生产队便号召社员养猪、捡狗屎积肥,保证生产用肥。


    困难时期,人们填饱肚子都难,拿什么来喂猪?捡拾野粪成了积肥的一项重要措施。


    一些生产队挖掘大粪坑,收购社员捡的牲畜粪便(主要是狗屎)备做春耕生产。


    有了买卖,狗屎也就成了商品。每斤5—8分钱人民币。也有的生产队用分口粮的工分与本社社员进行狗屎交易。这样一来,群众捡狗屎的“积极性”被调动起来。   

    狗一般是夜间在野外拉屎,所以,勤奋的拾粪人要早起赶头趟才有好收获。现在民间形容办事走在人前还延用“俗话说,捡狗屎要走在前头”这句话。


    那年月,一大早,农村随处可见手提狗屎“箢篼”的人在村前村后院坝地头转悠,寻找狗屎的情景。


    困难时期,人的生活都成问题,做为畜生的狗吃的食物少,屙的狗屎也不多,所以捡狗粪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
    捡狗屎不分劳力强弱,大人细娃都能干,主要还是老人和小孩子做。


    小时候被父母安排去捡狗屎,经常是睡眼朦胧中被叫醒,提着狗屎箢篼满山遍野的转,有时一早上走很远的路,爬山涉水,七沟八梁的遍地寻找,捡不到几坨狗屎。回家不好交差,就拣几团泥巴放在粪篓里,走到粪凼边用力往里倾倒,溅起水响让大人听到,表示收获大,干些哄娘哄老子的事情。


    有时候几个小伙伴在一起巡视,发现了狗屎,谁先赶上谁拾得。也有讲文明的谁先指认谁捡得。寻见狗屎时,不仅要眼尖腿快,更要及早发声“那趴(一坨狗屎的称呼),我的….”口令,才能有所获得。伙伴们也常常为了一坨狗屎争持不下,把一坨狗屎抢的“稀烂”,抹的满身狗屎臭,甚至因此发生打架纠纷。


    人们把一点一坨的狗屎捡回家,像宝贝一样细心收藏,(保管不善还会被人偷窃),用大篓子或撮箕盛好,放在潮湿不透风的地方,(干燥的地方容易失去水分,肥力下降,重量减轻)待到收购的日子挑去卖钱或换工分。

      

    当年,我们生产队就有2口大官茅厮(粪凼凼)收购方圆几公里的社员捡的狗屎。每周的星期六早晨开称收购。还有专门的机构营业:验货员,伺称员,记账员,出纳。客户多时会有几杆称收狗屎。人们从远处挑来储存的狗粪,排着长长的列子等候验收。有的人家户一次要卖几百斤重的狗屎。那些能挣上几块钱人民币的,也不晓主人起了多少个早,经过多少次劳作才获得那样的好收成。小时候看到别人家挑那么多的狗屎来卖,甚是眼羡。


    为了挣取那不容易的“狗屎”钱,一些精明的人还将自己屙的粪便参和在狗屎里出售,也有人将人粪便与猪粪便混和加入“黄泥巴”搅拌均匀后灌进竹筒挤压成狗屎形状,拌合草木灰参和在狗屎里参假销售。于是,负责收购的验收员会弯腰低头用专制竹块挑开卖方篓子里的狗屎,用鼻子瞅瞅味道,验明是真货才过称收购。一旦发现造假,卖狗屎的只得面显尴尬,灰溜溜的花力气挑回家自用。


    那年月,积肥是件光荣的事情,没有人说你不爱干净,不讲卫生。小学生上学路上,看到路边有牲畜粪便,就用蔬菜叶子或树叶子包裹着放到庄稼地里,这会被视为“学习雷锋好榜样”,受到学校老师的表扬。因为此,有的学生会故意揣着狗屎去上学,挣取个好名声。不光社员们拾粪,干部们也会自觉拾粪。大、小队干部路见牲畜粪便,也会想办法弄倒庄稼地里。经常见到大队的宣传黑板报上表扬拾粪的人和事。


   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土地下放到户,农户的养殖能力扩大,化肥的普遍使用,满山坡捡狗屎的事渐渐成为历史记忆,偶尔见到农户家里闲置的狗屎箢篼,心里就有一种异样的亲切感!


    作者系武胜县政协文史研究员


    主管: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: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: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© 2015(www.zggamt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8-86522806

    备案号: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-000065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