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9年06月24日 星期一 农历 五月廿二
  • 关爱论坛
  • 互动活动
  • 你问我答
  • 本网热线:

    新闻热线:028-86522806

    电子邮箱:zggamt@126.com

    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文学

    不一样的童年


    来源:关爱明天网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9-6-3 16:34:17 


    肖慈旭


    热闹的“六一”国际儿童节已过,看到今天的孩子们无忧无虑、幸福满满,不禁勾起我对曾过继过和独处过的童年的回忆。那是一个值得回忆的童年!


    我家曾住在那时偏远的宝庆乡农村,小有点土地。父亲也是个追求“进步”的青年,曾参加过国民党时期的青年党(相当于现在的共青团),并委以区党部委员之职;也曾担任过抗战时期宝庆乡的副乡长。新中国成立后,因曾有过旧社会这些经历,鉴于任职期间极富群众好口碑,于是,新政府只对他作了从轻发落——遣送去四川偏远的雷马屏劳改农场劳动改造。


    父亲走后,祖父祖母已早逝,一个有着6个儿女的家,全由一个从城里下嫁、且是小脚女人的母亲支撑,还要请人耕种刚分到的田地,那日子可见多难!


    在富顺二中任教的舅父陈琴阶见我家处在如此困境,便与舅妈商议,决定从我家抱养一个孩子,以减轻我母亲的负担。我年龄最小,决定抱我。


    那时的我正患着严重眼疾,两眼通红,每天清晨起来两眼糊满眼屎,根本无法睁开。由于无钱医治,母亲和小姐姐只得每天早上轮流着用澄清后的淘米水给我清洗。


    那是1953年一个寒冷的冬天,我刚5岁,一天清晨起来,母亲用淘米水给我洗完眼后,再找来哥哥穿过、洗得发白的旧衣服给我穿上,又找来一顶旧帽子给戴上,帽檐下载着一小块红布罩在我眼前,目的是怕光线刺激了眼睛。母亲哄着我说,今天要送你去城里舅舅家过好日子。临行前,母亲哽咽着说“儿啊,你别怪你娘太狠心,你这是去你舅舅家过好日子,要听话,啊!”我懂事的点了点头。母亲说完,别过了脸去!大我7岁的小姐姐看我要出门了,“哇”的一声从屋里跑出来,死死地拽着我的小手,哭喊着“七弟,七弟,不去!不去!不要去啊!”,那一幕,谁见了都得流泪!


    送我去城里的是两个小哥哥。一个亲哥哥,15岁;一个堂哥哥14岁。两个小哥哥背着我天蒙蒙亮从离城百余里外的宝庆骡田村出发,沿小路爬过上山10里、下山10里的青山岭,穿过繁华的琵琶场,来到杜快铺,待走到离城5里的滴水岩时,已实在有些走不动了!下午五时左右,筋疲力尽地来到城里的外公家。


    晚上,外婆准备了一桌较为丰盛的晚餐,舅舅和舅妈从柿子岭赶过来接我。餐桌上,久不见肉食的我想到乡下的母亲已几年未见肉影了,便悄悄地挟一些肉食放在侧边,外公陈紫健见状,忙问为啥,我说我想让哥哥给娘带回去。听了我的回答,全桌默然!外公眼里流着泪说,“孩子,你尽管吃,外公会给你妈准备好带回去的,.....”


    晚饭后,在昏暗的的灯光下,舅舅舅妈嘀咕了一阵子,舅妈见我眼疾严重,决定不要我,舅舅拗不过舅妈,只好打了一个折中,将比我大三岁的我六哥来替换我回去!


    可苦了我两个小哥哥,第二天又驮着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再陪我六哥进城过继给我舅父舅妈。


    虽然没过继成,但我还是要感激我舅妈,因为那次,她给我买了两盒 治疗眼病的药膏,叫回去好好治疗。就那以后,眼睛竟慢慢治愈,虽至今还留下眼疾,右眼视力仅0.4!


   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国正遭受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我家又遭遇一劫。父亲于1961年3月病逝,仅隔一年,1962年元月,母亲又随他而去。那时我仅12岁,父母双亡,我已成为孤儿,上面的哥姐们均在外面工作或读书,我系一农村户口,政策不容许他们收留!于是,我这个12岁的孤儿独自在家一边去离家8里外的宝庆小学苦读书,一边在家独立生活。直到1962年秋考入赵化富顺三初中,才摆脱了孤独一人的独处生活!


    清理我的童年,曾清晨早起跑遍周边的坟垻拾狗粪卖与农场攒学费,也曾深夜为大跃进打夜战的社员们举过火把,还曾放学后割牛草交生产队积工分买口粮,......童年的苦难磨炼了我,经历本身就是知识,它教会了我怎样做人、怎样自立自强、怎样关心他人和社会!

    主管: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: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: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© 2015(www.zggamt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8-86522806

    备案号: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-000065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